中新网4月15日电 北约扩张一直是国际社会的热门话题。随着前不久北约成立60年峰会的召开,对其发展和内部矛盾的讨论再次掀起高潮。香港《大公报》15日发表署名文章认为,北约虽然面临越来越重的内部分歧,但仍需要警惕其战略野心。文章摘录如下:

  4月3日和4日,多国领导人参加了在法德举行的纪念北约60周年峰会。这次峰会在再次扩大成员的同时,提出了北约在未来生存的关键问题,即北约在21世纪的前景和在当今世界所扮演角色的问题。尽管目前世界多数目光仍聚集在经济危机上,但前往抗议北约的人群与在伦敦抗议腐败银行家的人数不相上下,北约峰会甚至在法国引发了又一次骚乱。这些都表明人们在关注经济命运的同时,同样关心世界的和平前景,因为这个前景很大程度上由北约这个拥有世界国防开支75%的组织所左右。

  如今,北约不仅在欧洲不断东扩,在亚洲、非洲和拉美等地区,北约也在加紧自己的力量建设,并在这些地区寻找自己的“利益代言人”。北约全球化战略的野心已经无法遮掩。

  扩张加深内部矛盾

  美国东部时间4月1日,阿尔巴尼亚和克罗地亚代表将各自加入北约的文件交给美国国务院存放,标志着北约成员国总数升至28个。这是北约的第四次扩大。

  俄《观点报》等媒体纷纷发表有关“北约再次扩张”的文章称,北约内部就此存在严重分歧。欧洲国家已表示,应当暂停北约的扩张。德国已不止一次表明了这一立场,认为继续扩张将使北约失去活力。波兰外长西科尔斯基甚至表示,应当让俄罗斯也加入北约组织:“如果俄罗斯加入北约,那么该组织将变得更加民主。俄罗斯将军们将会失去用威胁作为对外政策的杠杆。”路透社的文章称,在接纳阿尔巴尼亚和克罗地亚后,北约的扩大进程将暂告一段落,北约将不得不重新关注与俄罗斯发展良好关系。

  也有观点认为,在召开北约60周年纪念峰会之前,欧洲和美国就已经意识到跨大西洋关系将不得不努力应对新的挑战。随着经济局势日益紧张以及对于安全战略的分歧持续增加,北约内部分歧将继续恶化。美国的经济刺激措施与欧洲改革金融体系监管的呼声并不协调一致;北约最近在阿富汗的经历则显示联盟在安全领域面临的内部挑战。所有这些都表明,北约的内部挑战是基础性的,而不仅仅是“缺乏善意”。奥巴马同欧洲的蜜月期将可能极为短暂。

  北约目前面临的最大困难是:北约要想团结一致很难,内部分歧越来越严重,利益取向并不一致,因为真正的共同威胁并不存在。北约作为一个军事组织,必须建立在共同威胁的基础上,现在共同威胁在哪里,成员认知上并不完全一样;对付恐怖主义,北约并不是一个很好的工具;对付大国威胁,各国的判断不一样。北约没有共同的威胁就没有凝聚力。北约遵从协商一致的原则,要想做出一个决定相当困难。

  非洲兴趣逐日增加

  出于战略考虑,北约对非洲问题的兴趣正在增加。其中一项战略考虑便是西非与沙特阿拉伯的石油资源,以及极端主义。北约专家指出,伊拉克战争使多边行动理论受到质疑,但非洲却鼓励了这种理论:目前,共有5万名多国士兵在非洲大陆参与维和行动。

  作为“进军非洲”的非正式象征,2007年7月30日,由加拿大、丹麦、德国、荷兰、葡萄牙和美国六国军舰组成的北约第一常备舰队,开始了首次环非洲大陆航行。北约秘书长夏侯雅伯称,确保非洲公海海上安全是北约的主要任务。如果说,20世纪90年代的巴尔干半岛曾经是维和行动的实验场,那么非洲近来则成为了联合国及北约的新实验地。2003年夏,北约在刚果东北部发起了“亚缇米丝行动”,这是其首次在欧洲地区外自主发起的行动。

  2002年,“非洲联盟”开始迅速成长。《非洲联盟组织法》明确规定,非盟有权在非洲国家犯下“战争罪、种族灭绝及危害人类罪”的情况下,不考虑其国家主权而强行进行干预。2004年4月,欧盟建立了总值为2.5亿欧元的非洲和平基金,用以资助非洲的维和行动。

  也有一些北约内部专家认为,北约和非盟应该组建单一而统一的安全机构,即“为非洲谋利的北约”。利用设立非洲和平基金的方式与非盟之间所开展的合作,可能会为这一革新奠定坚实的基础。正像北约旨在使欧洲人相信美国会保护欧洲不受苏联袭击一样。按照欧洲与非盟协议,欧洲国家必须对非洲国家遇到的种族灭绝、入侵、内战及人类灾难等做出反应。这样一来,非盟在面对条约中规定的安全威胁时,便有权向北约请求援助;同样的,欧洲领导人也有权要求非盟参与联合行动。

  布局“亚洲链条”

  2008年7月,北约军事委员会主席詹保罗.迪.保拉在一次会议中指出,北约应该向世界各国寻求支持,特别是亚洲。

  2008年10月,北约各成员国国防部长在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举行了一次非正式会议。人们普遍关注的最主要原因就是,北约在布达佩斯会晤中作出“在印度洋建立海军存在”的重要决定,这是其在此次会晤中作出的最具影响力的决定。10月15日,踏上前往印度洋征途的北约舰队穿越了苏伊士运河,这七艘军舰分别来自美国、英国、德国、意大利、希腊与土耳其。途中,他们在一系列波斯湾港口稍作停留,对伊朗的邻国进行了访问──这些国家包括巴林、科威特、卡塔尔与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在所谓的伊斯坦布尔合作计划框架下,他们是北约的“合作伙伴”。北约欧洲盟军最高统帅约翰.克拉多克将军承认此次任务对北约成为全球性政治组织的野心有帮助。

  在亚洲,日本更是美国的亲密伙伴。在远东和南太平洋地区建立一个相当于北约的平行组织,是美国和日本在亚洲建立军事联盟的大胆政策中的一部分。日本执行的政策已经逐渐与美国和北约组织靠拢。此外,日本与北约之间也存在军事合作协议。日本主张修改宪法,以便它能与北约等组成军事联盟。美国、澳洲和北约都正在全力推动日本加入全球军事联盟。(遥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