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腐,历来是重庆乃至全国“两会”期间人们最关注的话题之一,今年也不例外。重庆“两会”刚刚启幕,“反腐”就成为代表委员们的重要议题。网络上,呼吁出台“财产申报”制度、重视“网络反腐”的声音此起彼伏。市政协委员和颖为此将在本次“两会”上建议,从民间征集有正义感、有责任心的“党风廉政特别监督员”,对党员干部8小时工作之外进行“隐性监督”,打造一支民间“反腐别动队”,网友们认为这个建议如何?

  “便衣纪检” 威慑大

  和颖表示,了解到“便衣纪检”的提法,缘于去年看到的一则电视新闻。报道中说,江苏省泗洪县纪委于2008年7月向社会招聘了68名“特别监督员”,半年后收到了30多条腐败案线索,其中12件被纪检监察机关立案调查,多件移交公安机关。受其威慑,当地纪委的廉政账户在短时间内,增加了40多万元“来历不明”的款项。这个群体被民间称为“便衣纪检”。

  “江苏模式可以借鉴并扩展”,和颖说,其实,受现行法律制约,普通百姓要进行秘密调查受到诸多限制,收集证据相当困难,但他们的存在至少可以达到一个目的,就是对官员形成威慑,敦促其个人素质的提高,预防腐败。

  “单线联系” 保密调查

  和颖表示,时机成熟后,可由纪委、监察部门牵头,面向全社会聘请有正义感、有责任心和有监督干部勇气的“党风廉政特别监督员”。这批人需要身份保密,由纪委安排专人单线联系,经过培训后,对官员8小时工作之外进行隐性监督,如果发现官员行贿受贿、公款旅游、公车私用、赌博、大操大办等违规违法行为,可直接向“上线”进行举报。

  和颖强调,“便衣纪检”除了熟知法律法规国家政策外,也要学习如何调查取证、搜集线索,以及如何举报、如何保护自己。

  观点PK

  正方

  官员生活细节已被纳入反腐体系

  市政协委员吴任军:有必要对官员施加严格的外部监督。近年来,不少被查处的高官大多有一项“生活腐化”的指控,这证明中央和地方的纪检监察部门正在介入官员的私生活,官员的生活细节已被纳入反腐体系之中。但官员的个人爱好、饮食习惯、家庭琐事、生活规律等隐私依然受到法律保护。

  市政协委员、巴南区政协副主席周新民:《人民日报》不久前的调查显示,中国未来10年面临的最严峻挑战中,“腐败问题突破民众承受底线”排名第一。胡锦涛总书记1月12日在中纪委全会上,强调反腐败要抓好制度建设。这其实就暗示了要用好民众的反腐参与热情,使其发挥更大作用。即使这种便衣监督方式有难度,或者效果不明显,甚至会引起官员反感,但只要对廉政建设有积极意义,我觉得可以一试。

  反方

  谁来监督“便衣纪检”

  市政协委员林必忠:公民隐私受法律保护,只有国家规定的有关机关才能根据案件需要进行秘密侦查。群众监督不能违法违规,不能侵犯隐私权,监督应该在“公开合法”的环境下进行,比如检察机关所有监督员的名单都是公开的。如果谁都可以去搞秘密监督,那群众之间、同志之间互相都不信任,甚至出现人际危机,这样搞下去就乱了。

  市政协委员、中豪律师集团主任袁小彬:“隐形监督”成为一种特权后,谁来监督他们?如果管不好这支队伍,会有负面效果。“便衣纪检”需要有规范性文件和操作细则界定他们的工作内容、工作对象。“比如监督谁?是偶然遇到了监督,还是长期追踪监督?”、“他有什么合法取证方法?发现问题后向谁汇报?谁来处理?”假如有个人恩怨,或被其他人利用,“便衣纪检”会走入歧途,越搞越乱。(重庆商报)(记者 梁鹏)